Design

Retrospect and Prospect


翻译了大概全文的一半。。。实在翻不下去了。。翻了这么多也没明白这老人家到底要表达个什么准确的意思。。。就这样吧,先撂这里,以后再补完这个半成品。。。


Retrospect and Prospect
from “The City in History:Its Origins,Its Transformations,and Its Prospect”

by Lewis Munford
translated by buZz


古老的城市将日常生活中散落的片断聚集到了一起,在城墙之内促进了它们的相互影响与融合。城市的日常功能固然很重要,但从提高交流与合作的效率中体现的城市的日常用途则更有意义。城市游走于掌管天文的祭司所揭示的宇宙规律与统治者求统一的努力之间。第一种形式存在于庙宇及其神圣的周边,第二种则产生于城堡和城墙之内。城市挑动至今未被触及的人们的渴望,并将他们聚集到一个政治的、宗教的核心中来,因此,它也有能力处理大量仍在繁衍的腐朽文化。


秩序建立之后,大部分人便第一次投入到有效的和合作中。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和印度河流域的原始城市居民在统一的指挥下组成了纪律严明的工作团队,他们治理洪水,抵御暴风,贮存水源,重塑地形,建立起用于交通联络的庞大的水路网,注满城市蓄水池以便他人使用。城市的管理者们适时的为城市里的各类人群创立了一系列的规则与公正制度,靠自觉的努力,获得了一些道德的稳固和与乡村的互助。在城市这个大舞台上正上演着生活的全新一幕。


在这些进步之外,我们还必须指出城市文明带来的负面效应:战争、奴隶制、职业的过度分化,并且在许多地方有一种向着死亡的持续趋势。这些机构和行为,导致了一种“消极共生”的状态,并且贯穿大部分城市的历史,至今已变得更加严重,没有了当初宗教上的认可,成为人类发展最大的威胁。古代城市这些正面和负面的因素在一定程度上都被继承到了后来的城市结构中去。


通过集中物质与文化的力量,城市加快了人们生活交流的节奏,并且将人们的产品转换为固定的形式,以便储存和再造。通过模范的作用,成文的记录,以及规范的集合的习俗,城市在空间与时间上扩展了人们活动的领域。凭借保存方面的便利设备(建筑物、地下室、档案、纪念碑、书籍)城市可以将复杂的文化一代代传播,它不仅集中了物质文明,还有不能中断的极其重要的人类精神文明。这点至今仍是城市最伟大的贡献。与城市复杂的人类秩序相比,我们当今用来保存和传播信息的高科技装置显得多么粗俗与无能。


从某种程度上说,各种城市后来的形式都是从原始的城市形态(庙宇、城堡、乡村、作坊、市场的一种集合)中获得了它们的物质结构和社会功能。不光那些从庙宇和乡村中衍变出来的部分,这些结构中的很多至今仍对人们的交流沟通有着积极的作用。无论在家庭还是邻里,没有了主要人群的积极参与,基本的道德标准(尊重他人,尊重生命)能否不被玷污的传给下一代确实值得怀疑。


考虑另一种极端情况,那些各种各样的不能够使人们抽象化和象征化的合作在生活中只有一小部分被记录下来的情况下能否脱离城市而存在也无法令人确信。在一片有限的城市区域中,尽管人们各种类型的行为与各种层次的体验难免有重叠,生活中的大部分内容还是要被强制记录下来。交流的范围越广,参与的人数就越多,人们的需求就越强烈,他们需要大量的、便利的、长期的用于面对面交流和适宜各层次人群定期聚会的场所。


那些昨早出现于古代城市(比如希腊城邦)的基本的活动和价值观的复兴因此也就成为了未来城市发展的一个主要条件。我们对于机械化的欢呼无法取代人类的语言、戏剧以及我们的社交圈和关系网。正是这些维持着人类文化的生长和繁衍,没有这些,整个外在的精妙的结构都将没有意义--对生活的意义实际上还是有害的。


如今,城市物质的尺度和人的范围早已改变;大部分城市的内在的功能与结构必须被重新设定以利于为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服务:人类内在与外在生活的统一,以及人类自身的革新统一。城市在未来将扮演一个积极的角色,将地区、文化、人性的多样化与个性化发展到极致。以下使一些附加的目的:他们的替代品是如今那些折磨城市景观与人性的机械化,现代人离开了城市无法抵御机械化的洪流,后者使人类多样的生活变得多余过剩,除非是那些还未被机器统治的从属领域。


当今我们所处的时代,生产与城市扩张的不断加速的自动化进程已经取代了人类所设想的目标。大规模生产成为了(被大部分所接受)唯一的必须的目标:只重视数量而非质量。这种空洞的扩张与膨胀盛行于自然界中、工业化大生产中、发明创造中、知识界中以及人群中。这些行为在数量与速度上不断加大,它们已经离人类想要的目标越来越远。结果,人类被前所未有的难以应付的困难所威胁。要自救,人类就必须集中精力控制、引导、组织、驾驭那些愚蠢的力量到正常的遵循生理与文化需求的轨道上来,一面因其庞大的数量而毁了人们的生活。人们必须控制它们甚至消灭它们,比如当出现会威胁人类存在的核武器或细菌武器时。


现在,不仅是一条河谷,而是整个地球都应该在人类的控制之下:不是一次洪水,而是一次能量的恶意释放就会毁掉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如今我们的主要任务便是为那些脱离正常规模与限制的过剩的能源与精力创造发泄的途径:文化洪水的控制需要我们建立堤坝与蓄水池去分担水量并将其分流至最终目的地,也就是那些能够利用这种力量来发展自己的城市、地区、组织、家庭以及个人。如果我们打算恢复地球的居住性并以人类的灵魂去耕耘荒地,就不该被那些徒劳的逃避现实的开发星球内部空间的计划以及更加可怕的基于大规模屠杀战略的灭绝人性的政策牵扯过多的精力,是时候回到土地上来面对生活的多姿多彩和创造力了,而不是躲在渺小的Post-historic Man*的世界中。


不幸的是,现代人仍然要克服那些危险的偏离正轨的行为,这些行为在青铜时代的城市中以制度的形式出现,并且给予人类文明成果以毁灭性的打击。与青铜时代的统治者一样,我们仍将权力视为神的意志,退一步讲,是人类发展的代理者。但是,“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武器”,属于神秘的宗教计划,就像人类祭祀仪式那样。这种权力破坏了人与自然界其他方面及人与人之间的共生合作关系。有机的生命只能利用限定的能量,“过多”或“过少”对于它们的存在都是致命的。有机生命、社会、人类以及城市,便是管理能量并将其服务于生命的精密设备。


城市的主要功能是将权力转化为形式,能量转化为文化,无生命的事物转化为艺术的活符号,生物性的繁殖转化为社会性的创造。城市积极的功能的实现离不开创造新的机构配置,有能力处理大量能量的现代人如今这样做:尽量大范围的安排,就像将过度成长的乡村与它的堡垒一起转化为核心的高度组织化的城市。



注:
*Post-historic Man:这到底是什么意思……WTF……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