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ssip

[无责任转载]请还给大学生尊严与梦想

话说当年写过的A Naked BJFU之后,再就没有谈及过类似的事情,现在回头看看当时写的是多么的肤浅。。虽然美其名曰是练习英文的。。

以下为转载部分,同意其中85%的观点,有空再加入我个人的评论。


  今天看到报上刊登的一则关于某省高考状元在香港科技大学的痛苦与压力以及逃避,由于我也有类似的心路历程,我从小也是成绩名列前茅,被评过三好学生,优秀学生,而在进入高中后发现怎么也比不过别人时,十分痛苦,自卑,逃避。经过几年大学的反思,终于找到问题的根源。给新民投稿,想唤起家长教师的注意,别再上演这种悲剧,更是对中国教育的批判与反思。

  自从我坐在教室里被要求两手放在背后人坐直了认真听讲的时候,意味着我心灵与思想的自由开始被剥夺。当第一次回答“这句话表达了作者什么思想感情”被老师否定一定要按照答案写的时候,意味着“教育者”对我人权的践踏和思想奴役与专治统治的开始。

  我的小学,在我们班上,成绩差的同学是不被老师尊重的,因为老师的辱骂与歧视,周围的同学对于成绩差的同学也是不尊重的,特别是当老师看见一个成绩好的学生和一个成绩差的学生在一起玩时,会找成绩好的学生谈话,责问他为什么和成绩差的混在一起。我曾多次被责问。至今我还记得那个留级生,那个只有我肯跟他说话和玩的留级生,我还记得他看着我的眼神和留下的眼泪。从人生的第一场考试起到小学的最后场考试,数学凡在90分以下的,都会遭到老师的批评家长的责骂和惩罚,总之一句话,90分以上未必有好脸色看,90分以下肯定没好脸色看。

  这就造成了我潜意识里一种类似“范进中举”的情结。就是只有成绩足够的好,至少要在班级前几名之内,才能得到老师家长周围同学的尊重,才能有朋友,才能得到来自父母的关爱,否则所有人都会瞧不起你,爸爸妈妈会不再爱你。特别是当在小学第一次英文课用英语介绍自己时,我只是反应慢了半拍,说的不够流利,就被英文老师痛骂像我这种人也有资格当中队长,这些经历,都在我的潜意识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就是我只有出众的优秀,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肯定,否则没有人会看的起我。

  中国大陆的教师“他们老是招人来到知识的殿堂上下跪,而不是进行祈祷或祈福,更不是解放人的心灵、还他根本的自由。”

  香港科技大学是一所国际化真正的大学,是培养学术大师科学研究探索者的,“什么是大师?大师不是那些喜欢把人比下去然后就自认为一览众山小的狂徒(小人得志罢了),而是像牛顿、爱因斯坦那样永远站在知识前沿的世界上切实为自己的无知而发愁的学问家。中国人老喜欢谦虚地说,自己就那么一点小小的成就(其实很得意)。牛顿则真切地为在知识的海洋边上捡到几块贝壳而诚心地感谢上帝。”

  念大学是因为对知识的渴求,对知识的热爱,而不是要考的比别人好,不过既然是高考状元,想必脑袋里只追求考的比别人好,可惜的是香港科技大学是一所真正的大学,不是在大陆这么死记硬背题海战术就能搞定的。我认为,所谓高考状元,不过是一群整天死记硬背靠题海战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个人如若有独立思考能力,还能适应中国愚蠢落后的教育吗?

  想必那位高考状元从小没有被真正尊重过,只有当他比别人优秀时才得到表扬和肯定,所以才会当发现自己无论都考不过别人时而痛苦沮丧逃避。

  我们从小像是被马戏团里的动物般对待,被剥夺梦想,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考分高。

  我认为教育真正的作用就在于让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真正飞翔。人生来就有不同的爱好,能力也有所不同,根本没有必要要求孩子考高分,现在的家长不过怀着一颗功利的心,让孩子考入好大学有一份好工作,可惜真正的大学不是培养功利者的,虽然中国大陆的大学都是怀着功利心来办学的。

  我觉得中国中小学教育体质的关键问题就是,中小学校长出于学校升学率的压力给教师施压,而教师出于自己工资奖金职称的压力给学生施压,每天逼迫学生超负荷不停做考卷,没有教师关心学生内心真正的想法,没有教师反思自己的教育其实是对学生精神的虐待与迫害,学生只不过是老师赚钱的工具。

  为了这个国家明天,为了下一代不再受迫害,请还给学生一双自由的翅膀,别以功利的借口束缚孩子追求梦想与自由的翅膀。请还我们的学生一个人的尊严与梦想。

Standard
Gossip

新办公室

从一楼搬到三楼了,屋子一点没大,反倒多装了四个人,桌子小了很多,不爽。。

不过窗外的景色似乎好了一些




新的领导,新的方向,新的开始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