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品味

豆瓣上的一则关于《The Perfect Thing – How the iPod Shuffles Commerce, Culture, and Coolness》(中译《完美之物》)的评论。觉得有理,转载之,后面还有些精彩的回复,一并转过来。


正如某些回复所说,豆瓣本身似乎就和ipod的这种精神很相似,所有的豆瓣会员基本上就是在秀,秀自己喜欢的书,杂志,音乐,电影,以及其他。
每个人的主页上都会列出他所读,所听,所看,谁能否认在点击豆瓣上的“我看过(我想看)、我听过(我想听)、我读过(我想读)”这几个按钮没有想过这些是否会让别人觉得自己没有品味?这也正是为什么豆瓣的热榜里,从来都不是按票房、唱片白金与否、印刷发行量来排名的。
没有人不虚荣,只是自从有了ipod或者豆瓣这种类似的东西之后,那些没有实力享受大大的物质虚荣的人们可以肆意的炫耀自己精神的伟大了。
更何况,品味这种东西,就像自己的名字,从来都是别人用得多,自己用得少。


顺带说说自己,当年刚开始接触磁带的时候,周遭的同学大概火了一年的beyond,然后任贤齐的心太软让我彻底感受到了街边音像社的影响力,初中上学的路上,基本上连续几个月耳边都是那句“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当时另辟蹊径完全不去听中文歌开始打着学英语的旗号只听英文歌的深层的理由之一,是因为父母管的比较严,对于华语乐坛90%以上的情歌歌词表示反感,我去听英文他们也就管不了了,反正谁都听不懂(当然我在看了歌词之后还是心里痒痒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买盗版也要买包装精美的盗版,因为印歌词啊!)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幼稚的以为自己跟他们听得不同,品味也就凸显出来了。在那个被扣了好学生的帽子,不敢在家长与老师的眼皮底下彰显自己的所谓幼稚的个性的时代,偷偷的看一些他们并不喜欢的书也比较困难,除了学校组织,也还真没动过自己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念头,剩下的唯一的听他们听不懂的音乐就成了可以在心里偷偷的仰头骄傲哼哼的资本了。

小学初中听磁带,用过京华和松下的机器;高中听CD,用的是SONY的很超薄的机器,这当时在高中班里还可以小炫耀一阵子;大学先接触了一年多的yepp,然后就一直ipod至今了。另,现在开始转头听中文歌了。


2007-11-28 23:53:10   来自: 斑点™
iPod是个伟大的玩意,当上百上千首歌曲混杂在裤兜,统计学开始起作用了。一两首歌看不出什么,一两百首歌的抽样挤压在80G的白色小玩意中,能看出的东西就超越了音乐。 
   曲库即个性。 
   在《完美之物》里,当《新闻周刊》记者列维把这个判断抛给众人时,我毫不犹豫就抬手接下了。iTunes推广了曲库这个概念,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显然可以反映个性,甚至塑造日常生活中那些微小的细节。 
   “因为iPod便于携带,因为很容易把iPod屏幕放在别人眼前,这个原本专属于私人的玩偶,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一个潜在的、危险的个人品位布告栏。对于他人音乐列表的窥私癖,和对于本人音乐品位的暴露狂,这两者交织在一起,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显征。其直接后果是,我们对于人们喜欢听什么歌有了更多的了解,对于什么样的人喜欢听歌也清楚了很多。” 
   在苹果iPod 的下载中心,人们可以看到100多个名人的音乐列表,大家自然也有有机会窥探他们的内心——当然,既然是他们故意让你窥探的,在名人眼里那正是自我塑造的好机会。 
   《完美之物》说iPod永远改变了人类欣赏音乐的方式。我说iPod暂时改变了我分析人的方式。小布什的iPod里装着George Jones的歌,布莱尔的iPod里则是Christina Aguilera,迪克•切尼偏爱The Carpenters。ok,这些现在不是秘密,是政客宣扬品位的工具。 
   当然,仍有秘密未被揭开。伊丽莎白女王和本笃十六世都有iPod,但是他们的曲库尚未公开,小报记者可重点关注。 
   如果iPod早诞生10年,那初中生斑点的白盒子里估计会充斥周华健和Elton John,然后是无印良品和Celin,然后是朴树,然后是BSB。 
   高中的曲库大大丰富,磁带装了3抽屉,直到年初搬家才被我完全扔掉。陈绮贞和陶喆应该是最爱,位居其后的是齐大姐和Savage Garden,周董是最后的幸运儿。之后的7年,挑选歌手名字变得越来越随意,而说出自己的最爱也越来越艰难。 
   地铁车厢里,和带着白色耳机的iPod一族擦肩,有时会不自觉的拿出自己银色的Classic,用Cover Flow的方式审视一下自己现在的趣味:ok,我这里有相对小众的Brandi Carlile和姜昕,相对大众的周杰伦和王力宏,相对应景的李宇春和尚雯婕,相对摇滚的Fountains of Wayne和Jet,相对民谣的Alison Krauss和胡德夫,还有一群不知如何归类的奇怪人物。那个白色耳机会怎么评论我的趣味?他(她)的趣味又是什么?沉迷于这种无聊自恋并且极端做作的幻想,也算是乔布斯对俺生活的一点小贡献吧。


2007-11-27 16:27:45   来自: joe 
Ipod在西方受欢迎的程度,其实很多中国人并不能理解。前不久罗永浩博客上的文章,便嘲笑了苹果粉丝。苹果是种信仰吗?当然不是。Ipod的流行自然就不能用粉丝来解释


2007-11-29 17:08:18: 风木夕四
  很早就想过这个问题. 
  看一个人听什么样的歌,就能判断他大概是什么样的人. 
  自己保留这种评价的方式也似乎有段时间了. 
  只是在新增歌曲的时候,也开始要迟疑地停格几秒:这首歌是否可以体现我的品位?...... 
  这何尝不是一种做作?



2007-11-29 20:08:57: 酸糖果子
  很怀念背着CD的中学时光 
  陪伴了我无数个清晨和夜晚 
  打发着闷热吵闹的坐校车时间... 
  还有去淘打口的兴奋然后抱着一叠CD荷包空空回家的生活... 
  IPOD的确很不错 
  但是觉得很多东西不像CD那样可以私藏自己心爱之物 
  歌 
  都可以下载到 
  但很多感觉已经逐渐遗失掉了... 


2007-11-29 20:30:43: 小菜
  分手后他把ipod留给我了,现在我都听他以前听的歌,依然感觉他在身边


2007-11-29 21:43:18: 云飞雪落:十一月的夜空。
  感觉好像就是在说豆瓣的,我听,我看,我读,呵呵。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