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

2009年8月15日 晴(热)

燕姿演唱会归来,照片待整理,先写观后感。

宝贝儿你甩荧光棒比我投入啊,像投三分似的,你完全没发觉天黑黑的时候我感动的都哭了。。

很久没有跟着这么多人一起唱了,去年看Avril和Kylie的时候,现场即使有人唱,也达不到工体这种效果,燕姿的声音都被压下去了。

这样的现场可以让那些说燕姿过气了的人闭嘴了,燕姿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作为一名歌手,更何况她的实力也足够红上10年以上。

两次预料中的encore结束,燕姿很辛苦的谢了三次幕,最后一次随着舞台下降,在那跳着朝人群招手真是可爱。还有,燕姿应该是为北京站特意学会的京腔,还有那股小痞劲。

散场之后,工体周边的交通瘫痪了。随着人流往外挪,我发现除了个别几个稍显年长之外,其余的观众基本都是同龄人。
可不是嘛,过去用磁带听燕姿的那代人,如今也都毕业了,工作了,带着同样听燕姿的老婆一起来看演唱会了。

但是,

过去,这些孩子放了学在校门口一起喝汽水都会觉得幸福;现在?给他们吃顿金钱豹都嫌档次不够。

过去,这些孩子可能连一台Walkman都没有;现在?iPhone都成了街机。

过去,大家在篮球场上穿双星都打得不亦乐乎;现在?懒得连楼都不愿意下了。

过去,大家穿着绿装一起副本里奋战一天;现在?给他把蛋刀都非要一对。

知足常乐,也许很简单,做起来对很多人来说却那么难。

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让人觉得不满足。

天空很大但也不是看不清楚。

Standard